淫魔美女老师   性爱技巧   点击:加载中

淫魔美女老师

行政大楼6点以后就是空的。政教处的人一般能早走就早走,除了主任。

  我来到政教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走廊里都只亮了一盏黄色的老灯,有如大楼本身一样古老。

  “咚,咚咚,咚”。我轻叩房门,“夏老师,我是钱襄…………” 声音低的蚊子都听不见。

  没人应,刚想敲第二下 才发觉房门是虚掩的。我略微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黑漆漆的屋子和横七竖八的椅子。地上散落着一坨又一坨餐巾纸,还有些水渍。沿着一地污秽走向主任办公室的门口,我甚至看到了几个安全套。

  然后我就听到了一些难以名状的声音自夏文馨办公室里传来。

  主任办公室的门依然是虚掩的。察觉异状的我没有冒失开门敲门,而是挤出更大些的缝隙超里面看进去。

  我呆住了, 夏文馨的办公室里居然是粉红色的灯光,犹如街边发廊一般。

  直挺挺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斜背对我,双手被胶带反绑,双腿叉开而立的裸男。

  异状声音就是从他喉咙里发出的。“唔!唔!……嗯!”

  在他双腿前单膝跪下的,衬衫和紫色蕾丝文胸褪去一半的女人,正是我们的主任,夏文馨。她的嘴里,正一吞一吐吸吮着那个裸男的大鸡巴。

  只见她的舌尖抖动,从男子的睾丸直舔到龟头,双唇似抿非抿 似吻非吻,上下左右游走遍了裸男下身的每一寸肌肤。每在她吸吮到男子大腿内侧和龟头的时候 我都能明显看到男子难以自抑地抖动以及强行抑制的呻吟,分不清是快感还是痛苦。

  “波!”的一声,夏文馨自深喉整根吐出了男人的大屌,刺激地男子低吼出了一声“别…… 啊 啊!”

  “别什么啊?嗯………嗯, 哧溜,啧………啧, 嗯…”夏文馨用一种我未曾听闻的甜的发腻的声音边吸吮边诱惑道“小魁,你就和他们一样那么没用么?老师b里的按摩器都还没让我产生快感呢,嗯 嗯………啧 啧………来,来 看着我,看着老师”。说着夏文馨仰起了自己美艳绝伦的脸,眉毛挑动着看着眼前被她销魂销去大半的男子。

  “快,低头啊,看看你这所谓1班第一大屌如何被你意淫的老女人………嗯,嗯。。嗯!!!咳咳,咳咳,掰倒。” 才两句话的功夫,夏文馨又完成了一次深喉。

  是一班的魁,那个仗着有钱和好几个女同学开过房的魁。他居然在这里毫无反击能力地被夏文馨肆意摆弄。 见证这一切的我,又觉得血脉偾张,又觉得惶恐不已。不知道我脑子如何搭错了筋,我对此的反应居然是拿出手机 开始拍摄。

  失去了早熟男人风范的魁,如同第一次见识窑姐的处男一般,终于崩溃了心里的防线,带着哭腔道“老师,啊!嗯。。。啊,老师,我,我已经在你身上射两,哦哦哦!!慢些,两次了,我真的,啊啊 真的射不出来了。。。放我走吧, 求求你,啊啊。。。。放我走。”

  夏文馨居然真的停了下来,换上了平时的冷峻口吻道,“连看着自己被侵犯都没有勇气的娃娃,虽然你这活儿到死也满足不了我,但是我本倒是无所谓的,毕竟是玩玩儿”,话到一半,她一根手指划过魁的鸡八,又换回那甜腻婊气的语音“你确定以后不再和老师发生性关系么?这样的话,这就是我们的第一炮和最后一炮了呢,今天以后,我们。。。。啊 嗯????? 波!” 再一次深喉,“可就没有情分,一切公事公办了哦?”

  “老师,求求你,只要你今天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不敢和丹他们混一起了,求求你了,哎呀,老师,别 手别摸那里了!”魁此时的哀求犹如一个快上宫刑的小男孩。他果然也是中午看黄片被抓的一员。

  “好吧,早知道你和门外那群处男一样废物,我就不花那么多力气了” 夏文馨又换了一种轻柔的声线,“不过你今天还是没完,我要最后给你个猛的,让你记住教训,然后么~~,”说到这里 夏文馨停顿了下,眼神突然凌厉地瞄向门缝口偷拍的我----------原来她早就发现我了。“老娘在这里有的是新玩具”说着她双手按上了魁的屁股,一下子把整个鸡八强行推入了她的喉咙,她的眼睛在这个过程中未曾眯起一下,直勾勾地盯着我,随后做了一个让我心都跳出来的动作,她紧贴魁臀部的手,食指对我一勾,随即握成了空心拳,做出了打飞机的动作。

  这个骚货,她要我对着他们打飞机。而我,早已失了魂魄,当场就解开了裤带,掏出了自己也算是早熟的勃起大屌开始套弄起来。

  夏文馨似乎很是满意,眼睛扫回了脑袋东摇西晃的魁,运动起了整个上半身开始一前一后的让他的鸡八全力抽插自己的咽喉。魁开始崩溃,发出来嘶哑的吼叫,然而色欲大盛的夏文馨在嗓门上也不愿示弱,鸡八深入的喉头里也迸发出窒息性爱般的浪声,不晓得的人还以为她是被性侵强行插入的对象。

  如此活春宫,我的鸡八早已按捺不住,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就开始喷射,有几滴精液几乎要越过门槛,射到那对淫乱男女的身上。

  我的反应引起了夏文馨的注意,她微微歪头看向我,随后一个白眼,一阵剧烈摇动只听得她喉中传出一阵阵“嗯!!!!!!!呜呜呜呜。。。。。。。。。。呜呜呜。。。。。。。”的低鸣, 地上就滴滴答答的一阵响,白色的液体源源不断从嘴角和鸡八的接口处低落下来。

  魁到底还是射了。还射了很多。

  “呜咕,呜咕”含着鸡八的嘴还没吐出,就听见夏文馨吞咽了两下,把魁的子孙汤喝了下去。 而我也注意到 她扶着魁屁股的手 已经对我做了中指状。

  随后她的双手不再用力支撑,最后一次高潮时连挺腰力气都没有的魁直接软倒在了地上,空留夏文馨跪坐在地上,胸口波浪起伏,显然是在用力喘气。

  她终于张了嘴,剩下的精液就这么从她舌头那里滑了下去,浸湿了她一半露在外面,一半包裹在办公室服里的那对双乳。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乳房的全貌,以及她那条可以伸到下颚以下的舌头。乳房虽大,但是我注意到,她的乳头并没有立起来。

  她注视着我,一边用满含精液的嘴吸吮自己的手指,一边把黏在手指上的白色乳液抹到了自己的下身,发出了一阵放浪的呻吟“嗯…………啊,嗷…… 哦……… 嗯哼”。是的,她把这一切做给我看。

  随后,她转身站起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随着穿着肉色丝袜的长腿在魁那软下去的鸡巴上画圈,她对着手机对讲了一句话“真是没用的废物,结束了,就滚吧”。她居然再次换音,用了哀怨的口吻。

  不出意外,信息发送后,响起的是我的手机,显示的是她的号码。

  我不知道我当初在想什么,明明失去了理智和判断,居然能够领会她的意思,手脚麻利地收拾干净了自己,一溜烟的离开了。 临走时,我就记得她把对着我的中指倒立了过来,然后塞入了自己的下体。脸上带着的是近乎掠食者和胜利者的微笑。

  .....................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