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调教恶魔的交易   强暴小说   点击:加载中

与调教恶魔的交易

『恭喜、恭喜。』

  一个有着微风的夜晚,在阳明山上的一间豪宅正在举行派对,不是那种普通的时尚派对,而是结婚派对。

  祝贺的声音络绎不绝。

  身为主人,也是今天的新郎倪俊侑,开心的笑着,他带着他的新娘,江玲,周旋在宾客中。

  她保养得宜、涂着芦丹的玉手端着一杯香槟.跟着自己的男人一起笑着。

  连老天爷也祝一福着这一对新人,并没有破坏屋外修整得很完美的草地上所举办的宴会,下了好几天的雨却在今天早上就停止。应该继续下大雨才对的,最好还是狂风暴雨。坐在角落一棵树下的娇小身影望着天空,尽管努力保持面无表情,但是闪一见一兄的眼睛却还是泄漏了一切。

  如果她也可以像江玲那样风情万种,拥有迷死男人的手段,她就不会失去俊哥哥了。

  蓝妮珊这样想着,忍不住又喝了一大口手中的香槟,企图借酒浇愁。

  可是还是失败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仍旧右她得不到的东西。

  她不知不觉喝了许多.感觉到身体有些轻飘飘的。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夜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种会令人全身酥麻的磁性。

  『新娘不是我的滋味很一言难尽对吧?』

  是……恶魔的招唤吗?

  妮珊缓缓的抬起头.涣散的目光果然看到了恶魔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个坏透了却俊美无俦的大恶魔。

  脸上因为喝酒而产生的红云立刻消退了,因为她见到自己这辈子以为不会再见到的男人而变得惨白。

  『不。』她轻声的吐出一个字。

  眼前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嘴角已经勾起不怀好意的笑。

  『嗨!小精灵,想我吗?J她马上想逃跑,却被男人看穿心思,他快一步的抓住她的肩膀,落下霸道的吻。

  一如记忆中,那样的充满占有欲。

  『不…不要……』

  她虚弱的欲推拒他,却发现因为自己太难过了,也因为自己喝太多了,所以她的挣扎对一向要风就有风,要雨就有雨的男人来说,一点也没有效果。

  他故意靠近她的耳朵说着,『怎么,才一年不见,就忘记我了吗?』他吹拂在她脸庞的灼热呼吸像是火一样,让她觉得痛楚难受,但是身子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看来你的身体没有忘记我对你的调教。』

  他雪白的牙齿在黑暗中闪着危险的光芒,让妮珊整个人摇摇欲坠。

  『不……』

  不让她有任何逃脱的机会,他一把将她抱起,隐没在黑暗中。天啊!

  谁来救她啊——俊哥哥……回答她的,却只是宾客们更加开心的吵闹声。

  『怎么了?』江玲发现老公像是在找什么人一样.不禁好奇的问着。

  『喔!我只是觉得很奇怪,怎么没有见到妮珊?』一听到这个名字,江玲的脸色闪过一丝不安,但是很快的便恢复镇定,『我想她没出现也是可以谅解的,毕竟我们在一起多少也伤害了她,你也知道她对你的心意。』倪俊侑见到娇妻脸上带着些委屈,连忙搂着她的肩膀哄着,『你明明晓得我跟妮珊只是兄妹一样的感情,也许她是喜欢我,可是她也明白我爱的人是你。

  『如果她可以早点遇到她生命里的男人,找到自己的幸福,我就可以放。』『小傻瓜,我对你的心天地可证,你真的不用跟妮珊吃这种无聊的醋。J『嗯!J江玲甜蜜的侬偎在倪俊侑的身上,心里暗暗的对着妮珊说抱歉,因为她实在是太爱倪俊侑了,所以才会不得不将她出卖给那个恶魔般的男人。

  要怪,只能怪爱情是自私的。

  不要……

  眼前扭动的小精灵像是一团火焰一样诱惑着倪冬亚,可爱清丽的小脸泛着红云,身上散发出的幽香更是让男人无法抗拒。这个女人,这个可爱的小精灵.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他将唇印在她诱人的颈项,饥渴的吸吮着她雪般的肌肤。少女的体香弥漫着他的鼻间,他用脸颊摩擦着她酥软的雪乳,贪婪的唇像是、水不满足的舔弄着她。

  『住手……不要这样……J

  『怎么可以住手?你看,你都弄湿我了。』他的手指邪肆的在她蕾丝内裤里挑逗着少女敏感的小花蕊,刺激着动情的花蜜不断的渗出,沾湿了他。

  妮珊一直挣扎着,雪白的肌肤上布满小小的汗珠。看起来更显得妖魅诱人。

  不可以再被他诱惑,不然被他调教过的敏感身体又会背叛自己……可是好舒服啊……

  『啊……J一声无奈却又充满快惑的呻吟泄漏了她的秘密,让眼前这个放肆的男人明白了她的软化。他俊美的脸上微勾着一抹笑,『喜欢了吧?』他坏坏的手指时而温柔时而粗暴的移动着,她只能用小手抓着他的手臂,雪白的肌肤泛着迷人的嫣红。

  『啊……不……』

  『不喜欢吗?我不相信,那这样呢?』他大手拉下了粉红的蕾丝内裤。他就是喜欢她穿着这种可爱又性感的小内裤,『小精灵,你故意穿着这种小内裤,是想要勾引谁?』她睁开迷蒙的双眼、红嫩的小口颤抖的说:『我哪有……』『没关系,我已经欲火焚身了。』他以灼热的唇取代了自己不安分的手指,更加强烈的唉醒她的身体。

  『不……』她摇着头想要抗拒,但是快感像是海浪一样,不断的从下腹传来,几乎快让她无法呼吸。『腿张开一点。』那邪恶的命令她根本就不应该遵守,但是颤抖的双腿却像是有了自我的主张一样,缓缓的张开了。

  她痛恨极了他嘴角那一抹笑,像是被人看穿了似的,这种感觉是很不舒服的,是会让人感觉很脆弱的。

  但是她却不后悔自己听话,因为他已经埋在她的双腿之间,用着销魂的舌头彻底的占右她,将她逼到了疯狂的边缘。

  『啊……不,啊……』昕到自己居然会发出这样淫荡的声音,妮珊连忙咬着小手,红着脸忍耐着不要叫出声。

  她几乎快无法承受了,因为他的每次轻舔都像是触电一样,酥麻着她的身体跟心智。

  他的大手轻按着她有弹性的小屁股,将她按向他,像是想将她吞掉似的,带给她销魂又痛苦的快感。

  『冬亚……求求你……』她终于忍不住了,急需要被满足的身子妖魅的扭动着,娇喘的哀求着他停止这种近乎疼痛的折磨。

  她要他。

  她要快点进行到下一步,要不然她一定会饥渴而死。

  他缓缓的站起来,深邃的黑眸里闪烁着熊能一的火焰,脸上毫不掩饰的欲望告诉着她,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她知道他想要她做什么,但是——她怎么能在恨一个人时,却又对他做这样亲密的事情?

  然而被他唉醒的情火不断的灼烧着自己,如果再不消灭,她恐怕就会被燃烧殆尽。

  她的最后一丝理智在他伸手拉开自己的拉炼,释放出巨大的欲望之际,消失无踪了。

  月光下的他是那样的俊美危险.他的欲望是那样的坚硬巨大,撩拨着她的春心.让她双腿之问的爱液像是动情的花蜜般不断的流出。

  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闪动着期待及兴奋的光芒她羞红着脸,走到他面前.将小脸埋在他的胸口小手却已经握住了那份炽热.她知道他喜欢被她怎样的抚摸着,她抵着他胸膛的耳朵可以听到他急促的心跳声,紧闭着双眼,她缓缓的蹲下身子他是那样的勇猛、威武,让她深深的感受到他身为男人的力量,而她只能尽力的讨好着他、满足着他。

  巨大的欲望因为受到挑逗变得更加坚硬、更加灼烫,让她倍感吃力。可是他却是那样的坏,不顾她已经因为他而春心荡漾,只是激情的望着她,袖手旁观。『冬亚……你要是再不要我……我会死掉……』她难受的快要哭出来,抛下女性的矜持及自尊的哀求他。

  冬亚一把拉起她。然后扳过她的身子将她压在树干上,像是一头猛兽一样闯进了她的身体。

  他饥渴的吻着她雪白的颈项,嚼咬着她小巧的耳垂.也没有忘记迅速狂野的满足自己压抑了许久的冲动。

  『啊……冬亚…』妮珊不由自主的嗅着他的名字,贪婪的承受着他所带来的快感。

  他每一次深深的占有都让她忘情的呻吟着,花径不断收缩承受,来回的跟他的侵略对抗着。

  互不相让的征战只是让两人陷入更加销魂快乐的感官天堂里,几乎无法自拔,他灼热的呼吸不断的吹拂着她的颈项,热热的、麻麻的,增添兴奋的快感。『快一点……用力……啊……』他突然抓住她的双手往后拉,冲撞的力道让她整个人像是在狂风暴雨的小花,无力的承受着蹂躏。

  『你这个贪心的小妖女。』他声音沙哑激情的说着,当高潮来临的时候,他伸出手臂将她整个人紧紧的环住,仿佛永远都不要让她离开似的。

  妮珊想要挣脱,却被一股强大的滚烫冲入了身体……禁压许久的情火终于在最销魂的激情中获得满足,妮珊在狂烈欢愉的颤抖下恍然大悟,自己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他。

  之前的忍耐及平静都是幻像,她忍不住想痛哭一场。

  但是她不允许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落泪。而且……他会不会抱得太紧了点,让她快要无法呼吸了。『别动。』他沙哑的声音令她困惑,为什么听起来有些哀伤?

  不!不可能会哀伤的,这个男人永远都不懂得什么叫做哀伤,他只知道怎样得到自己想要的是个邪恶又自私的大恶魔。

  妮珊无力而且绝望的被他的手臂紧紧环若,整个人靠着他的胸膛,聆昕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如果是情人,这是一件很甜蜜的事情,但是她跟他只是利益交换下的关系。

  『你不应该逃跑的。』他轻声的说着.语气里不再含有哀伤,又恢复了残忍的冷静。

  他宽大的手掌轻抚着她滑顺的黑发,无视她因为绝望而默默落下的泪水,仿佛早已经看习惯她落泪的模样。『我没有逃走,是你骗我。』他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迎入他冷然的黑眸,『我的确是骗了你,但那又怎样?你是我的女人,就算你的心还在抵抗,可是你那已经受过我调教的身体却反抗不了我。』她用力的推开他。颤抖着小手想将身上的衣服整理好,『谁说的?我的身体是我的,我当然可以控制得了。』他突然冒出一句, 『你献身了吗?』

  她的动作猛然停住,感到自己原本已经伤痕累累的心砰落满地。

  她跟他交易的目的,就是要将自己献给俊哥哥,这是事实。

  为什么听到他亲口说出来,她却觉得被严重的伤害及羞辱?

  难道除了他以外,她已经不想再让其它的男人碰了?

  她绝对不可以说出口,否则肯定会被眼前的魔鬼拿来嘲讽刺激。

  『喔!我好像听到心碎的声音了。』

  妮珊别过头去不想理会他的冷言冷语。他的手指不安分的在她的脸上轻滑着,然后慢条斯理的说着、『有足足一年的时间,你却还是阻止不了你的俊哥哥娶江玲。

  是我的调教没用吗?不会啊!

  我刚刚测试的结果,你依然火辣销魂……』

  『你闭嘴。』

  他随意的用着右手撑着他的下巴,像一只黑豹一样,美丽而危险的注视着她。

  『经过我调教的身体应该是足以让所有的男人销魂而且上瘾,这不是当初你要求我帮你的吗?』那是她这一生最错误的决定。她想要大声的对着他吼着,话却卡在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双大手突然从身后环住她,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缓缓的晌起,『还是说你已经爱上我了,所以这辈子再也没有办法向其它的男人献身了?』『我说你闭嘴、闭嘴!』她用力的挥开他的手,打算跑开,却被他一把抓住,整个人又跌回他的怀里。

  他十分满意的说着,『既然你还是属于我一个人的,那我就接收你,我保证我会比我那个懦弱的哥哥更加倍的照顾你。』『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也泄欲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吧?』『当然是不可能。』

  『你………………』

  『你的房问在哪里,跟我说。』他将她一把抱起,往屋里面走。

  『你干嘛要知道我的房问在哪里?我又为什么要跟你说?』她故意叛逆的对着他说。

  『当然是陷你一起睡;』

  『谁说你可以跟我一起睡?』

  『那我就去找我大哥睡好了。』

  『好啊!』可以让俊哥哥不能洞房最好了。

  看穿她的小小坏心思,他嘴角弯起一抹笑,

  『我搞不好会说出很多不该说的事情,比如我们两人之间的交易……』『在左边走廊尽头的那一间。J

  他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矫宠的说:『这样才乖。』屋外人来人往,宾客依然开心的谈论着,没有人发现他们失踪,也没有人会来解救她。

  因为一旦跟恶魔交易,就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

  字数:4555
【完】
评论加载中..